近幾年來對我來說,唐美雲的新戲就像是擦了六七天後的指甲油。滿想狠下心拿瓶去光水把它徹底消滅,但又覺得有點捨不得、邊緣的脫色其實只是一點小瑕疵、殘餘的顏色也像是在提醒你曾有過的美好時光。於是,還是一檔接一檔地買票,只是隨著蝶谷、黃虎印、宿怨、六度經……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位置也越買越後面。真希望明年自己可以爭氣些,別再被年神和小咪給動搖了心志。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從小,我心中就一直有一份與時俱進的「地球最帥男人排行榜」。在我六歲到十二歲的那個版本中,前五名分別是黃香蓮、庹宗華、小咪、楊懷民和林志穎,可見我兒時徹底沉迷於歌仔戲和報告班長。我和黃香蓮的相遇是在「江南四才子」,當時我被他電得七葷八素的,深深覺得他是世界上最適合家僮服和六角帽的男性,難怪即便他花心又瘋癲,還是有大量的美人願意嫁給他。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世間雖然沒有神也沒有鬼,但仇恨一旦累積,還是會化為妖孽;眼淚一旦凝結,則會化為鬼怪。」這段話出自一個我非常喜愛的作家、京極夏彥的書中。即便京極的小說多以妖怪為題材,主角甚至是一個陰陽師,但他在故事的最終卻總能提供一個合理的解答,並且清楚地彰示出:無關神鬼,所有的一切其實都緣於人性。我們用已知的事實創造出地獄,地獄是痛苦、悔恨、仇視,地獄是不曾、不是、不能;因此,脫離地獄的方法其實存乎於己,也就是京極小說裡的「除魅」:妖怪無法藉由金錢、符紙、儀式來驅除,而必須靠自己心念的力量。正視自己的盲點,承認自己的錯誤,化解仇恨,擦乾眼淚,鬼怪即可遠離。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駭人怪物  The Host

  即使頂著「南韓影史最佳票房」的光環(現已被阿凡達超越),我一開始仍對駭人怪物興致缺缺。理由其實是個人偏好問題:我真的很不喜歡怪物災難片。對我來說,這類的電影實在是千篇一律,大抵就是怪物出現攻擊人類、中間死掉一些人、主角最後光榮擊退怪物。除了怪物不同(恐龍鯊魚蜘蛛蟒蛇我都看過了)以及氣氛營造高明與否以外,我真覺得這是種看一片抵十片的類型。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一直覺得,每個導演都像是轉盤子的雜耍演員:有的專注於自己的風格,因而跌破了「好看」或「通俗」的盤子;但也有一心讓「商業化」旋轉,而輕忽「深度」的例子。我最喜歡奉俊昊的地方在於,他有著絕佳的平衡感:他的電影有很沉重的內涵,卻也能讓觀眾發笑;他的電影接受度很廣,同時仍具有深度。因此,打從看完「殺人回憶」以後,我便臣服於他巧妙旋轉、不撞破彼此並且錯落有致的盤子之下了。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周四在保安宮看完呂洞賓後,我的內心實在是非常澎湃,因為這部戲好難看哦~真的是非常非常難看耶(誠懇)!雖然我在看戲前就已聽聞了一面倒的負評,但我想再難看也會有個底線啊!何況有小咪呂雪鳳石惠君耶,就算劇情很蠢笨,專心看他們表演也好,應該不至於無法忍受吧!沒想到我錯了!難看的底線是可以被一再超越的!這戲的劇情瀟灑不羈、自由奔放到一種毫無道理可循的程度,段落與段落間的關聯性、故事本身的邏輯也相當令人費解,看完戲後,我腦中的問號幾乎多到要從耳朵流出來了。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第一次看彼岸花是在我國高中的時候,體內浪漫細胞數量最多的年紀。如果說一個作品得在一個適當的時間點碰上它,才有辦法體悟它的美好的話,那麼我和彼岸花可說是相當有緣。當時我一邊看、一邊哭得亂七八糟的,莫名地被這個再簡單不過的情節打動。我覺得這部戲最棒的一點在於,它營造出一個很夢幻、很浪漫、既架空卻又無比可信的氛圍,像是一個巨大的粉紅色泡泡,把演員和觀眾都包裹進去,讓人無條件相信它所敘述的故事。但昨天到城市舞台、試圖重溫舊夢的結果,卻是得到一個親手戳破泡泡的經驗。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兩年前去國家戲劇院看戲的時候,在門口碰見了楊懷民先生。當時,我和同行的朋友都相當興奮(畢竟我們都覺得他頗帥),很想一親芳澤(?),只好想辦法抑制羞怯的情緒、克服內向的性格,鼓起勇氣跑去跟他搭訕。楊先生真的非常親切,不但爽快地答應和我們合照,還和我們閒聊了一番。我是那種別人給我三分顏色、我就會開起染坊來的人,於是我就厚顏無恥地跟他裝熟:「我從小就看你的戲哦!你的第一部歌仔戲皇甫少華與孟麗君我就有看了!」「怎麼可能?你應該還沒出生吧!」「有啦有啦!我有看哦~」「哦?民國73年你出生了?」「......呃,快了!在準備了~(囧)」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4) 人氣()

 

  我一直覺得,有一種類型的故事是以「劇情」為主的:在這類的故事中,人物常常像是棋子,其功能只是在表現劇情的錯綜複雜,讓觀眾了解來龍去脈;角色本身沒有靈魂,也不發出聲音。編劇不須為其設計性格,只讓他們當魁儡,任憑劇情攜帶他們、擺弄他們;觀眾也不會發出「這行為不像是那人會做的事啊!」這類的疑問,因為角色全然空白。所以他們怎麼做都合理,配合度高,簡直方便極了。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話說我前兩天忽然發現,部落格左側欄位的那個月曆是有奧秘的:只要那天有發表文章,該數字就會變色耶!真是太感人了!發現這件事情之後,我就很想完成賓果,連成一個直排,只好繼續維持週二更新(幸好一月也就快結束了)。最近沒看戲也不知道要寫什麼,只好發個廢文,回顧一下去年看的東西。(附註:所謂09年並非出版年,而是以我的觀看時間為準,真是隨性極了,科科。)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