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從結論說起,我覺得這齣戲實在是非常不好看。整個過程中,我一直是昏昏欲睡的,中間甚至一度想把手機拿出來打小遊戲(囧)。根據我以往的嘴賤性格,我應該會大肆批評它而不會有任何心理壓力;但不知怎麼搞的,我覺得我對這部戲的評價其實是有失公允的。

  

  第一個原因是,我剛看完慈悲三昧水懺。畢竟是同一個故事,我腦海中已經存在著一個既定的表現手法,因此,在整個觀影過程中,我一直無法不去回想「啊!我比較喜歡晁錯和晁鈴的長水袖!」或者「人瘡怎麼還不快點拿著彩帶出來呢?」或許就是這種先入為主的期待,使我無法專心欣賞這齣戲。

   

  第二個原因是,我有很多朋友都說滿好看的(爆)。我知道人云亦云的性格不大好啦!但是當別人告訴我「我覺得這齣戲不錯啊!」或者「我覺得趙美齡演得很好耶!」我就會忍不住開始質疑自己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後來想了一下,決定把過錯歸咎給座位,因為我發現買好位置的人會有好評,然後那天我認識的、四個坐在四樓的窮鬼都覺得很無聊。

  

  我想,關於這一點,演員是必須負一點責任的。或許他們認真地作了表情、讓近距離的觀眾覺得感動,但是他們卻沒有營造出一種情緒的氛圍。我認為好的演員是可以製造出一種氣場、讓全部的觀眾都能感受到他的渲染、而不會因座位遠近而有所不同的。但在這齣戲當中,除了少部分的許秀年讓我有一點入戲以外,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很冷靜的;甚至是情緒波動理應很大的趙美齡,我都覺得他的聲音好平板,我不但沒辦法感受到他的恨意,還一直不斷地想:他要是再喊一次「冤啊~」,我就要去掐他的喉結。

  

  第三個原因就是個人偏好問題了。長期以來,我很喜歡抱怨「歌仔戲的人物都好平面,非黑即白,感覺每個角色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種『功能性的存在』,甲是好人,乙是壞人,丙是丑角。這樣好無聊,現實人生並非是這樣黑白分明的啊!」也很喜歡嘮叨「歌仔戲的劇情老愛設計得跟科學實驗一樣,有個操作變因,然後管控其他的應變變因,所以觀眾可以清楚地知道所有事件的因果關係、知道這些事情為何會發生、甚至可以揣度編劇如此的設計是想表達什麼道理。這很荒唐,因為現實世界是很複雜的!」

  

  自打嘴巴的是,慈悲三昧水懺具有上述的全部「特徵」:以龍珠為試驗,以晁錯引發事件,以袁盎的善惡意念為故事主軸。袁盎辜負晁鈴、惡意陷害晁錯,使兩人冤死,魂魄不願轉世而執意報仇;但袁盎十世潛修,心存善念,神靈護身,兩人無從接近。直至龍珠引發了袁盎的傲慢,一念之動,惡靈纏身,是自業自得;但之前做過的好事在此報償,袁盎也對自己前世的行為真心懺悔,故得獲高僧救助,和晁氏兄妹和解,雙方都得到解脫。非常簡單而富有邏輯的劇情,裡頭的道理清晰而明確;而導演、編劇、演員也都表現得非常好,讓這整個故事的呈現十分精采。是的,它是落入我愛抱怨的「老套」之中了,但我還是覺得好看。

  

  相對而言,宿怨浮生其實比較接近我所期待的那種「複雜」:晁錯不是一個單純的受欺者,某程度上他也做了一點錯事:他疑似試圖陷害袁盎(發現袁盎和自己的妻子相擁後)、在朝廷上不得人和、人人嫌他剛愎自用、不顧反對一心削藩、還曾經奪人所愛(雖然這似乎不是他的錯啦)。因此,他其後化作厲鬼的行為與其說是一種「客觀的報仇」,毋寧說是一種「主觀的不平」:如同大多數人一樣,他把自己的悲慘遭遇歸咎到別人身上,以怨恨作為一種抒發的出口,所以他纏袁盎、纏景帝,到處申訴他的冤屈。

  

  而袁盎也不僅是一種惡意的化身,而是一個有著多種情緒的「人」:他的目光始終遺憾地看著他的青梅竹馬,即便他清楚地知道她已嫁作人婦;其後想在皇帝面前說晁錯壞話,也是猶豫個半天拿不了準。他覺得是晁錯先對他不義,所以在母親面前執意抗辯;但他也忽視不了心中的罪惡感,才會在刑場的那片紅紗前失魂。其實,我們都很難知道,我們究竟是「基於哪個動機才會去做那件事情」,可能是理性思考的結果,但誰敢說其中沒有絲毫的報復成分?因此,劇中的袁盎既理直氣壯,同時卻也無比心虛。

  

  我其實是欣賞這樣的設定的,但我卻不喜歡這部戲。綜歸原因,我覺得有以下四個理由:

   

  第一,這部戲沒有主軸。「複雜」的必然結果是「廣」,但宿怨浮生卻因而犧牲了「深」度,也缺乏一個好故事所必要的主幹。這齣戲當中,有很多地方我都覺得是贅文,包含了:袁盎的媽媽(出現兩次都說類似的話)、晁錯的爸爸(老婆想燒削藩論、又寫、又燒、爸爸又搶的那段我認為相當白痴,整個刪掉也不影響劇情演進)、晁錯魂去找皇帝報仇(是可以有這段,但來得有些丈二金剛,前後文也都不甘皇帝的事)、冗長的敦煌舞(為何要跳那麼久?其實我覺得許秀年跳這也很古怪、並不好看啊)……等等。這些段落和主軸的相關性相對而言較低,卻占了大量篇幅,使故事有一種缺乏重點、喧賓奪主之感。

  

  第二,故事節奏平板。我還記得超級星光大道第一屆有場非常經典的比賽,就是楊宗緯和蕭敬騰PK同一首歌「新不了情」。兩人都唱得很好,但楊宗緯在「愛你怎麼能了」這句設計了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高音,小玲老師講評時說:「大家聽歌時都很緊張,因為雙方實在平分秋色,直到聽到這句,就忍不住歡呼,覺得『贏了!』」對我來說,一部戲裡的這種「高潮」是相當重要的,但是宿怨浮生實在缺乏令我想大腿一拍、喊一聲「好啊!」的橋段。

  

  這件事真的非常奇怪,因為這故事應該有很多可以製造高潮的地方;但不知怎麼搞的,這戲就是一派悠哉、波瀾不驚的。對我來說,這戲實在是缺乏「記憶點」,我可以說出我喜歡慈悲三昧水懺的哪些段落,但若問我想重看宿怨浮生的哪些部分,我卻答不上來。除了導演手法外,我認為音樂也是很大的關鍵,這戲的音樂實在是太平了,連OS都活像是從唱詩班調來的一樣,一直用很縹緲的唱法唱一些諸如「天羅地網都要報仇」這類的歌詞,我怎麼聽都覺得缺乏緊張感。

  

  第三,這戲雖然改掉了「歌仔戲劇情很平板」的毛病,卻還是染上了一點「歌仔戲劇情很荒謬」的症狀:除了前述「冗長地搶(燒)削藩論」以外(再寫一篇不就好了),有一段皇帝猶豫「要不要殺晁錯」的段落,也在約莫三十秒內反覆決定「要殺、可是我覺得不好、啊還是要殺呢?」讓我覺得這皇帝真是性情中人。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還是周亞夫這角色了(附帶一提,這劇團是哪來的靈感,讓曹雅嵐去演小生啊?他壓喉嚨壓到一種可怕的地步,我一直很想走向前去,拍拍他的背以幫助他咳痰)。袁盎在家喝酒、眾臣和他同仇敵愾地罵晁錯那段,周亞夫先說了「人是不可能完美的」,似要幫晁錯說話;但又立刻說「有個人曾經想殺晁錯,但他下場很慘哦~」然後就默默離開了。誰告訴我他到底想幹麻啊?他後來的發言也讓我摸不準他的想法,只能說這人真是高深莫測。

  

  另外,把晁錯騙去東市腰斬的這段也相當離奇。拜託,皇帝想殺個臣子還得用上這一套嗎?把他捆一捆送過去不就結了?這晁錯也很逗,騎個馬繞半天、都快到東市了,才發現這條路不大對勁,先生您是第一次去皇宮嗎?最妙的是,晁錯會發現是因為半路有個乞丐把他攔下來,神秘兮兮地唱了一段吟詩,他才發現苗頭不對。先別提乞丐怎麼知道這種國家機密,晁錯騎著馬耶!他大可以直接繞過去,他趕著去皇宮幹麻停下來聽吟詩啊?(是想尋找知音嗎?)這一整段我實在是看得一頭霧水啊!

  

  第四,「前世/此世」的比例略嫌失衡。相對於前世,劇本對於知玄這一世的著墨較少,感覺不出他「費心修行→動惡念→人瘡附體的痛苦→反省」的過程。而且故事的最後,知玄一直對人瘡說一些「我已經是個修道的高僧了,我渡了一大堆東西哦~所以你不要纏我了,我會幫你超渡的」這類的話,根本沒有反省自己動情(對許秀年)的過錯,對於前世害晁錯腰斬於市之事也無表達懺悔。說真的,如果我是晁錯,我聽他講這些東西我一定會更火大。此時,旁邊的高僧也在那邊說「晁錯啊!其實你也有錯哦!因為你在天庭殺了一隻蜜蜂!」發展至此,我真的覺得晁錯非常可憐,魂魄漂流十世不過只是想圖個道歉,卻被「我修行很久了我會超渡你啦」和「你畢竟殺了蜜蜂這也是因果報應」給夾擊。

  

  綜而言之,我覺得這戲具備了有趣的概念,但在執行上卻有所問題,才讓我在整個看戲過程中都相當放空。希望劇團可以繼續製作創新、好看的戲。(真是相當虎頭蛇尾的結論)

 

  最後,我居然寫了認真而不搞笑的文章,真不符合我的styleXD

  

 

 

創作者介紹

超.主觀評論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vbearn
  • 認真的看完整篇文
    當看到是"想尋找知音嗎"那行字時,忍不住在電腦前爆笑出來!

    我一直不知道這部戲哪裡有問題,尤其是後面接著看周瑜,更是把這部戲旺的一乾二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碎唸這部戲才好啊!拜讀過您的文後,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哈!
  • 要同時看過宿怨和周瑜的人,才可以理解知音這個笑點啊!XD
    我也是週六看宿怨、週日看周瑜,
    寫完周瑜心得後,也一直不知道該如何碎唸,
    不過想嘴賤的慾望畢竟是可以克服一切的XD

    chen510 於 2009/10/12 11:27 回覆

  • 呆瓜
  • 不會不會!
    我還是覺得你這篇文章很好笑~~
    我沒去看這齣戲
    不過
    我相信你的戲評
    你看戲精闢、論戲有趣
    字字評語到位
    對劇本結構有所理解
    能否冒昧請教
    你是否也在寫劇本?
  • 哇!我很少被這樣稱讚耶!(通常只被說很好笑而已)
    真是太感謝你了,我好感動,我們不愧是知音XD

    我並沒有在寫劇本,(高中英文話劇算嗎?XD)
    畢竟我這人只是出一張嘴,文筆並不好,
    而且台語程度也不怎樣,可能連押韻都做不到。
    只是很喜歡看戲看電影看小說的,
    久了就忍不住開始打嘴砲了XD
    所有的文章也都只是隨意的、毫無考據的心得。(所以才叫超主觀啊!)
    感謝你不嫌棄啊~科科~

    chen510 於 2009/10/12 11:32 回覆

  • 呆瓜

  • 我是笨蛋
    上則用了悄悄話
    我又沒註冊....
  • 我幫你把上則打開了。
    (若你想隱藏起來,也可以再告訴我)

    chen510 於 2009/10/12 11:33 回覆

  • 呆瓜
  • 欸,妳很有天分哩
    應該要去寫劇本才對!
    有沒有想過啊??
  • 我覺得寫劇本是一種非常專業而困難的工作,
    除了必須學習過相關的內容以外,
    也要有文筆,對台語、曲調都很熟悉。
    我非但沒有上過戲劇相關課程,台語、歌曲也都不大行,
    寫劇本這種事,我怎麼看都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夢啊!(嘆)

    chen510 於 2009/10/15 14:45 回覆

  • 酷蛋
  • 戲排在同一周真的不太好
    我跟妳們相反
    我是週六周瑜周日宿怨
    所以我的結果是周瑜忘光光,一個字也生不出來啦

    這篇還是超好笑
    尤其是"我修很久可以渡你""你畢竟也殺了一隻蜜蜂"這兩句
    哈哈哈哈!!
  • 照你的說法,你應該有寫了關於宿怨的心得吧?XD
    不知能否告知部落格,讓我參觀一下呢?
    另,我真的覺得那兩句詞很笨,晁錯好可憐~XD

    chen510 於 2009/11/12 18:19 回覆

  • 酷蛋
  • 對不起
    我沒寫耶
    不知道為什麼
    唐美雲一直沒能把我電暈

    但是唐老師的戲精緻、好聽、很值得買票去看
    老實說,水懺的教化味太濃
    我幾乎看不下去
    宿怨合理地探討許多水懺留給我的疑問(比如晁錯去找皇帝尋仇這段)
    所以我比較喜歡宿怨

    兩個月後再回想起這部戲
    那死者的靈魂以一條白練自舞台前方斜飄過
    再由後方投影螢幕消失的影像
    還是美得令人難忘


  • 我朋友說,那是因為唐美雲變得太慈祥的關係XD
    其實我覺得滿有道理的,小生要有一點侵略性,感覺才會帥,
    唐美雲近期的確是一副人很好的樣子,就比較不迷人,
    我覺得她帥氣的高峰期是羅通掃北的左雲山~

    唐老師的戲的確很精緻,感覺很誠懇,也投注了大量的資源,
    只是我覺得她近期的戲節奏都有一點慢。
    另,你說的那段的確很漂亮啊~
    我也喜歡紅紗落下的那個段落~

    chen510 於 2009/11/18 11:34 回覆

  • Jack
  • 水懺的教化味太濃???
    個人覺得水懺是戲劇強度勝過其說教本義.
    宿怨倒真是本於教化,台詞中明白地且不斷地傳答他想說的道理,
    難怪會令人昏昏欲睡.
  • 我也覺得水懺很好看(甚至跑去買了DVD)。
    其實這兩齣戲的教化意味我都覺得還好,
    自從看完河洛的梁皇寶懺後,我就刀槍不入了XD

    chen510 於 2010/01/12 10:21 回覆

  • 路人
  • 超強!!
    評論到我五體投地

    慈悲三昧水懺真的是比較好啦
    我超級喜歡水袖的部份

    晁錯拿彩帶向知玄討命的那段我也覺得不錯耶

    總而言之
    互相比較之下就會覺得三昧水懺比較好看
  • 謝謝~

    我也很喜歡護法神離去、晁式兄妹出現、對照知玄傲慢的那一段。
    前一句是兩人的咬牙切齒,下一句是知玄的志得意滿,
    長水袖營造出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滿溢出兩人執意復仇的恨。

    彩帶那段也很有趣,兩人交錯的對話、歌聲和動作,
    以彩帶的舞動做為痛苦的具象化,令人印象深刻。
    許亞芬好強,看著她額頭上的汗水,我幾乎也要覺得痛了~

    我也覺得三昧水懺比較好看啊~
    好想看現場哦~(嘆)

    chen510 於 2010/05/19 16:02 回覆

  • 手上有戲還沒看的人
  • 只看完三昧水懺後半段,手上拿到宿怨浮生,但是還沒看,據我所知,彼岸花的改編者就是宿怨浮生的改編者,也就是呂洞賓的創作者,那麼妳會有這樣的評論就不奇怪了.不過找時間我還是來看看吧!
  • 看來我跟這個編劇頗沒有緣份啊~(汗)

    我覺得水懺的後半比前半好看,
    所以在水懺、宿怨這個故事中,
    我覺得你已經把最好看的部分結束掉了XD

    chen510 於 2010/05/19 16:04 回覆

  • 哈羅
  • 我是坐四樓的啦
    不管城市舞台或劇院我都坐四樓
    可是宿怨浮生我卻看到哭,演完也是直指宿怨浮生是我當年除了慾望當舖外看過最好看的歌仔戲,我是一般觀眾不會有太深入的戲評,依劇評這樣評,我在想你是邊看戲邊做筆記嗎?還是你有劇本,不然怎可以記這麼多?很仔細. 我很欣賞唐美雲戲的精緻,及佛教戲劇本有一定的水準,我在意還是佛教戲裡台詞的道理,看能不能對我造成影響,進而對其有所領悟. 常常想去找這些辭,但沒劇本也不知道從何找起,我沒看過慈悲三昧水懺,可惜現場再演出大概機會少之又少,很想看現場版
  • 我沒有劇本,也不曾在看戲中作筆記,
    或許是因為我記性比較好吧!(挺)XD

    另,我也好想看三昧水懺的現場版哦~

    chen510 於 2010/09/27 12: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