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雖然沒有神也沒有鬼,但仇恨一旦累積,還是會化為妖孽;眼淚一旦凝結,則會化為鬼怪。」這段話出自一個我非常喜愛的作家、京極夏彥的書中。即便京極的小說多以妖怪為題材,主角甚至是一個陰陽師,但他在故事的最終卻總能提供一個合理的解答,並且清楚地彰示出:無關神鬼,所有的一切其實都緣於人性。我們用已知的事實創造出地獄,地獄是痛苦、悔恨、仇視,地獄是不曾、不是、不能;因此,脫離地獄的方法其實存乎於己,也就是京極小說裡的「除魅」:妖怪無法藉由金錢、符紙、儀式來驅除,而必須靠自己心念的力量。正視自己的盲點,承認自己的錯誤,化解仇恨,擦乾眼淚,鬼怪即可遠離。

 

  因此,即便我鐵齒、頑劣、在宗教上奉信不可知論,我仍舊可以體會京極小說的邏輯,也可以欣賞劇坊的前作「慈悲三昧水懺」:晁錯晁鈴徘徊十世,執意找袁盎報仇,舞台上的乾冰、白衣、長水袖營造出詭魅的氣氛,但真正可怕、真正纏住袁盎的,是晁氏兄妹的憤怒與不甘。袁盎身染怪瘡,苦不堪言,但病因非怪非妖,而是他的傲慢造成自己身心出現缺口。他腿上的那張臉,是晁錯恨意的表情,也是他自我缺點的具體化;故此,唯有寬恕,唯有懺悔,才能使之消失。阿闍世王承襲水懺「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概念,也延續「主角犯錯→受苦→解脫」的敘事方式,但卻給我截然不同的感受:我個人認為水懺的前段較為平淡無趣,但後段的復仇啟示卻很精彩、也很有力道;阿闍世王則是前段的鋪陳相當有張力,但後段反而有些淪為說教,也折損了我對這部戲的喜愛。

 

 

  我真的非常喜歡阿闍世王的上半場。長久以來,我一直覺得歌仔戲是一種有點「冗」的劇種,雖然有高潮、有精彩的段落,但廢話也不少,比方大堆頭的群戲(我很受不了一群宮女出來跳舞跳半天、或者主角出場前一堆龍套磨蹭個五分鐘)、交代劇情背景的橋段等等。平常看戲時,總覺得戲一段好看、一段難看,這時候我就會利用時間跟朋友聊個天嘴賤一下,或者趁機去廟口購買大腸包小腸。但阿闍世王上半場整整一百分鐘,我幾乎都全神貫注地在看戲,一句話都沒有跟朋友說,這對於碎嘴的我來說真的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一直到打出「中場休息」四個字,我才轉頭告訴朋友「我覺得好好看哦~」

 

  劇情本身就已經很有張力(我總覺得這故事有點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的味道),導演的處理手法更是流暢而不拖泥帶水:開場簡單的對話、神秘的人物、行兇、詛咒、滿室紅光,有效地營造氣氛也交代了情節。宮廷部分是我一向不愛的群戲,但這部戲拿捏得剛剛好:宮女的舞蹈配合OS,恰當且適量;阿闍世出場前的士兵群初看略覺浮誇,但對照阿闍世張揚、傲慢、不可一世的性格,倒也相得益彰。劇情推進快速而清晰,不但交代了阿闍世和父母的意見相左、和妲蘿羅伊的愛恨情仇,幾個主要角色的個性也都躍然紙上。

 

  遇到提婆達多的那一段很精彩:提婆達多憑藉著敏銳的觀察力,對妲蘿說的那段話簡單卻很受用,一則交代了妲蘿其後的態度轉變,二則取得阿闍世的信任,進而銜接到後續的輪迴、身世謎團。我也很喜歡藉由投影、讓阿闍世了解真相的手法:比起單純地藉提婆達多之口道出始末,「現身說法」更有說服力、也得以讓觀眾從兩個不同的面向來觀看這件事。從阿闍世的立場,親眼看到善父慈母做出這種惡事是很大的打擊,母親殺掉前世的自己,父親也一度動殺念、最後造成左手的缺憾。但從觀眾的角度,頻婆娑羅王的一句「前世仇,子莫記」,韋提希抱著兒子、臉上掩不住的哀傷,在在都顯示出他們對兒子的愛,以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著深深的懺悔。

 

  因此,其後的劇情自不難料想:頻婆娑羅王毫無抵抗地面對一切的應報,阿闍世則以一種惡意到近乎殘虐的方式報仇:一切都依循字意、依循公平吧!挖眼睛、割耳朵;欠你一根手指,我就還你一根。整段戲非常好看,演員陣容強悍且整齊,非常能抓住觀眾的呼吸並刺激腎上腺素的分泌。

 

  綜而言之,整個上半場我幾乎都很喜歡;唯一比較不喜歡的是,我覺得有很多地方的身段設計過於繁複。劇情的密度已經很高了,若再塞太多身段動作,會覺得演員看起來非常忙碌(囧)、手部動作也太過靈活(?)比方妲蘿昏倒那段,阿闍世先把她在左邊轉個三圈、再拉向右邊轉三圈,她都已經不舒服了這樣不會更頭暈嗎?我都不禁擔心妲蘿會吐在阿闍世身上了。又或者提婆達多要阿闍世看投影的那三段,前置作業都很長,兩人繞啊繞的才說出「觀來」,總覺得有些視覺疲乏,觀眾看久了也會感到疲累。

 

 

  相較於上半場的精彩,下半場的劇情則讓我有些摸不著頭緒了:首先,我不知道麻伊出場的意義何在,也不曉得為何阿闍世會突然發出臭味、長出惡瘡。和同行的朋友討論,他認為或許是阿闍世在兒子歷險後,終於了解父母恩情,但為何了解父母恩情就會長出惡瘡?這並非是惡念啊!四個鬼又為何忽然來攻擊阿闍世?他們不是已經死了好一陣子了嗎?為何現在才來?故此,我覺得下半場在幾個部分都略嫌不清楚。

 

  首先是「轉折」不清楚:關於「主角犯錯→受苦」的進程,三昧水懺明顯是緣於「傲慢」。袁盎修行自持,鬼則無法近身;袁盎驕矜狂妄,鬼自有機可趁;「外在的變化」緣於「態度的改變」,鬼、瘡都只是惡念的具象化。但在阿闍世王中,惡瘡的出現有些沒頭沒腦,令人有天外飛來一筆之感。又如「受苦→解脫」的理由,三昧水懺是奠基於「懺悔」,當袁盎受人瘡之苦,知曉晁氏兄妹的委屈後,他誠摯地悔其前過、和兩人和解。但阿闍世並未聽從母親和耆婆的苦勸,鬼追殺他時,他仍舊嘴硬「挖你眼睛是看得起你」,直到頻婆娑羅王莫名其妙地搭乘蓮花出場,他就忽然改過了。相對於水懺「讓劇情帶出啟示」,阿闍世王倒像「由道理創造劇情」,使得整段有點教條化,也缺乏力量。

 

  再者是「主軸」不清楚:三昧水懺的劇情演進很直線也很單純,「自業自得」的概念非常明確;袁盎的惡行造成他人瘡纏身,但他做過的好事也使得他有得救的機會。相對於此,阿闍世王的主幹我比較看不明白:是在講父母親對小孩無條件的愛嗎?(韋提希探病、頻婆娑羅王開示)但這部分有點淺薄,概念也不完整;又或者是在表示心念的力量、懺悔即可得到救贖?(阿闍世反省,惡瘡痊癒)但使阿闍世回頭的契機究竟是什麼?而且若轉念即可,頻婆娑羅王明明已經懺悔、盡一切力量補償了,為何還是得承受兒子殘酷的復仇?

 

  如果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如果說鬼是仇恨的累積,佛是良善的反射;那麼在阿闍世王中,我只看到鬼和佛,卻無法體會背後的仇恨、悔過、反省、寬容。或許因為我不是一個佛教徒吧!我無法直截了當地接受那些教條、教義,我期待的是藉由故事,讓道理「不言自明」。因此,頻婆娑羅王的開示、最後一幕細數四個燈的含意等劇情都讓我有點不耐,甚至也不是聽得很懂;最後頻婆娑羅王拿著蓮花燈出場、把燈交給阿闍世也只讓我覺得困惑(他不是死了嗎),而無法被感動或感化。

 

 

  總結而論,或許我不是很能接受這部戲的價值觀(源於我自己的宗教傾向),但我還是能夠欣賞這一齣戲。無論是劇本、導演、舞台、音樂、演員,都能看出劇坊的用心;我個人也認為這是我今年到目前為止所看過的歌仔戲中,最好看的一部。最後,非常感謝許亞芬歌子戲劇坊的贈票,讓我有幸得以觀賞這樣一齣精彩、有張力的好戲,恭喜演出順利,祝團運昌隆~(我的賀詞還真是老派極了XD

 

 

創作者介紹

超.主觀評論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n09
  • 其實那個作用就是讓你去買零食的....

    我忘了哪裏聽來的,
    以前的野台戲沒什麼中場休息這回事,
    而且如果是酬神的話是要演很久的
    所以如果一直很緊湊的話, 演員和觀眾都會昏倒.

    所以會有些小橋段, 作用就像現在的電視廣告,
    是讓觀眾去上廁所買零食的.

    你終於有新文了, 寫得真好.
    讓我也想看這戲了
  • 原來如此,我覺得這個設計真是太貼心了~
    又可以促進廟口攤販的營業額,真是相輔相成XD
    感謝你的資訊分享~

    不過,我看的某些戲其實是公演戲,只是後來搬到外台演,
    所以我想他們的那些橋段應該是誠摯的無聊(囧),
    而不是在為觀眾著想吧!XD

    chen510 於 2010/09/27 12:23 回覆

  • 哈囉
  • 很好奇的是你怎麼可以得到贈票阿?不是都要買票進場嗎?
    我也很好奇這齣大戲的劇本作者, 我是佛教徒 很受詞句裡的佛理感動
    這齣戲非常緊湊戲量大,時間也長,上半場無冷場,下半場四鬼討命這鬼戲ㄧ向最受我歡迎,震撼性及娛樂性都很大,光陰調就聽到好幾種版本,還有從沒聽過叫都叫不出名字的慢板陰調.
    我的感受剛好跟劇評者相反,或者是看多戲了, 導演,舞台及音樂等已對其感覺鈍化,當然 整體來說演員什麼的絕對是優秀的,但去看戲然後想得到娛樂不是我的目的.
    我看這齣戲主要目的是要去受持佛理,看看戲裡能不能對我有什麼啟發跟加持,佛法難聞有時聽到ㄧ點道理或台詞裡極具教化及感動的辭句如沐春風一般就感到非常受用及感動,這才是我的目的,佛教戲常常都演的很精緻,劇本也很好,這也是我喜歡歌仔戲演佛教故事更甚於其他題材的原因,往往有這種戲出來時,票買下去就對了,不會後悔,所以也非常期待11月上演的六度經
  • 很謝謝你的留言,因為我一直很好奇佛教徒對這部戲會有什麼看法。
    對我而言,我覺得這部戲少掉了阿闍世改變的契機,直接訴諸道理與佛法,
    這樣的設計讓我覺得奇怪,我也無法被那些詞句感動。
    但對佛教徒而言,或許那些佛理就已經足夠了吧!

    這有點像金田一看到某個關鍵線索後,就會和明智警視相視,
    兩人都露出微笑說:「原來是這樣啊~」
    但劍持、美雪、佐木等人卻只能一頭霧水地站在旁邊,
    作者還會在他們頭上標示「凡人集團」。
    對於同道中人來說,少掉中間的推論過程或許不足以影響感動的程度,
    但身為劍持,我還是不懂為何看到爸爸搭著蓮花燈就會悔改,
    我需要編劇像金田一一樣發揮耐性,跟我解釋整個過程。
    另外,我也很非常非常喜歡陰間戲,但阿闍世王的陰間戲讓我有些困惑,
    我覺得他們四個人有點像是在玩蘿蔔蹲(囧),
    (羅伊嚇~羅伊嚇~羅伊嚇完挖眼男嚇~)
    四個人輪番上陣講類似的台詞,而且還一輪以上,
    我也只因此看到阿闍世的倔強,而無法理解他為何悔改了。

    chen510 於 2010/09/27 12: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