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彼岸花是在我國高中的時候,體內浪漫細胞數量最多的年紀。如果說一個作品得在一個適當的時間點碰上它,才有辦法體悟它的美好的話,那麼我和彼岸花可說是相當有緣。當時我一邊看、一邊哭得亂七八糟的,莫名地被這個再簡單不過的情節打動。我覺得這部戲最棒的一點在於,它營造出一個很夢幻、很浪漫、既架空卻又無比可信的氛圍,像是一個巨大的粉紅色泡泡,把演員和觀眾都包裹進去,讓人無條件相信它所敘述的故事。但昨天到城市舞台、試圖重溫舊夢的結果,卻是得到一個親手戳破泡泡的經驗。

 

chen5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